当前位置:万绿宝国学红楼梦中金钏儿死后穿的是什么衣服?谁给的?
红楼梦中金钏儿死后穿的是什么衣服?谁给的?
2022-08-09

“金钏儿之死”,在贾府掀起了轩然大波。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

金钏儿突然投井死了,引起轩然大波。薛宝钗一听见消息,知道王夫人难免伤心,马上就过去开导姨娘。

宝钗过去时王夫人正在那垂泪。有了宝钗在旁,王夫人多少将情绪倾吐一二。毕竟活生生的丫头因为她与儿子的过失没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王夫人的眼泪还是有几分真心的。

(第三十二回)王夫人道:“刚才我赏了他娘五十两银子,原要还把你妹妹们的新衣服拿两套给他妆裹。谁知凤丫头说可巧都没什么新做的衣服,只有你林妹妹作生日的两套。我想你林妹妹那个孩子素日是个有心的,况且他也三灾八难的,既说了给他过生日,这会子又给人妆裹去,岂不忌讳。因为这么样,我现叫裁缝赶两套给他。要是别的丫头,赏他几两银子也就完了,只是金钏儿虽然是个丫头,素日在我跟前比我的女儿也差不多。”口里说着,不觉泪下。宝钗忙道:“姨娘这会子又何用叫裁缝赶去,我前儿倒做了两套,拿来给他岂不省事。况且他活着的时候也穿过我的旧衣服,身量又相对。”王夫人道:“虽然这样,难道你不忌讳?”宝钗笑道:“姨娘放心,我从来不计较这些。”一面说,一面起身就走。王夫人忙叫了两个人来跟宝姑娘去。

王夫人的善后不可谓不优厚。赏了五十两银子是很大一笔钱,足足抵得上金钏儿四年多的“月钱”。

贾家赏赐奴才的丧葬费规格,家里人二十两,外头买得四十两。王夫人拿出五十两应该是她自己的私房,贾家官中会另有赏赐。单论抚恤金十足优厚,却也无法抵偿金钏儿的命。

这里最要注意的是王夫人还要找两件姐妹们的新衣服给金钏儿去装裹,代表要厚葬她。

古人认为死者为重,人死了要办得热闹、风光、隆重,逝者才会在另一个世界过上好日子。王夫人厚葬金钏儿是为消除业障,与贾珍为秦可卿举办的隆重奢华葬礼一样,与赎罪有关。

古人葬礼装裹,衣服一定要体面,老人家甚至在活着时,都提前自己预备“后事”。

后文有一个细节,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走的时候鸳鸯给了她两套别人送给贾母没穿的衣服。其实就等于是给刘姥姥日后“装裹”。贾母的衣服,有钱也没地方买。古人最重视这些。

王夫人要拿女儿、晚辈的衣服赏赐给金钏儿装裹,就是给她“脸面”,算作“女儿”规格。也是她赎罪的一种方式,作为主子如此做是她最大的“让步”。

不过,给衣服这件事,最终的走向却细思极恐。皆因这两件衣服背后,有着虚实两层意思,影响都非常大。

一,先说实际意义。

王夫人要给金钏儿两件衣服,晚辈谁也不会说什么。但你看她先入为主的对薛宝钗说了林黛玉的两点反应。

第一,她说林黛玉身体不好,做生日的两件衣服给死人穿的话,不吉利。

既然不吉利就不要说。林黛玉身体不好,不能把新衣服给死了的金钏儿穿,她都认为不好,还讲出来干嘛?

第二,她将不好“借”衣服,说成林黛玉“素日是个多心的”。先不提林黛玉会不会愿意,直接扣上“多心”的帽子,就是说林黛玉小心眼,就算拿出来,一定也是违心。她不能用林黛玉的衣服,原因是林黛玉不大气、不懂事、小心眼!

你看,王夫人在“死人”这件事上,都先入为主给林黛玉乱扣帽子。可见她心中对黛玉的“成见”有多深。

林黛玉“多心”,是呼应“送宫花”一回,林黛玉不满意“宫花”最后一个给了自己。“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

读《红楼梦》千万不要囫囵看过,有些情节多想一下就会发现自有连贯,非常有意思。

王夫人认定林黛玉“多心”,不会心甘情愿给衣服,如果从“送宫花”这件事去考量,就知道周瑞家的回去一定向王夫人告状了。也就懂了林黛玉说“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含义。

林黛玉初来贾家时,王夫人对她很不错。何以慢慢地越来越差?除了她对宝黛姻缘不满意之外,她了解林黛玉的途径,都是身边这些小人“口角”,有周瑞家的等人说林黛玉的坏话,又怎么可能好得了。

另外,王夫人说林黛玉的衣服,也有暗示薛宝钗的意思。你要有衣服能不能拿出来。

薛宝钗当然能意会王夫人的意思,主动说新做了两套衣服还没穿,愿意给金钏儿,了了王夫人的心事。

你看,同样一个问题对待钗黛,王夫人愿意给薛宝钗机会表现,却坚决不给林黛玉机会,就是她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林黛玉,她不看好!

二,再说作者隐笔。

王夫人由金钏儿之死拉扯到林黛玉和薛宝钗身上,是她的心中所想。算是作者的明写,而明写以外还有虚写。

金钏儿死后,不是抓紧做两件好衣服,而是要用别人现成衣服。主要原因是来不及。

古代横死的年轻人不能久放。尤其淹死的又是大夏天,王夫人也不允许放太久。

要是现做衣服,只能很马虎地赶制,“心意不诚敬”。而主子小姐的衣服,都是花了大功夫做的,当然就更好。

但是,既然说了活人衣服给死人穿,被认为不吉利。曹雪芹就一定在其中隐笔写了一些内容,伏笔日后。

先说林黛玉,王夫人拒绝了林黛玉的衣服。从后文她提升玉钏儿,给了二两银子月钱,以及贾政说看好两个丫头要给贾宝玉和贾环做妾看。他们后续还有对金钏儿之死的补偿。就是让玉钏儿代替姐姐给贾宝玉做妾。

后文贾宝玉祭奠水仙庵时,也是以妾礼。

金钏儿之死,代表王夫人在拒绝林黛玉成为贾宝玉的妻子同时,也体现出林黛玉日后死亡的背后,有王夫人以及王家人的因素在其中。

林黛玉的过生日的衣服被“设定”为丧服,乐极生悲,金钏儿没穿上,自然只有自己穿了。怎么想都不好。

再说薛宝钗。前文讲到金钏儿说“金簪子掉进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时,已经说明除了影射金钏儿投井自尽外,还伏笔在对薛宝钗人生的影射。

薛宝钗提供两件衣服给金钏儿装裹,是借金钏儿之死,对照薛宝钗美好青春的“葬送”。

薛宝钗出场不过十二三岁,就稳重周到,随时就分。细看薛宝钗会发现她自来成熟,仿佛不是少年人。

作者通过金钏儿之死穿着薛宝钗的衣服,暗示宝钗的青春像金钏儿一样夭折被“埋葬”了。

金钏儿之死源于贾宝玉。薛宝钗的人生“葬礼”也就源于金玉良姻。

薛家图谋金玉良姻,是牺牲薛宝钗为薛家和王家牟利。薛宝钗的个人意愿并不重要。

后文宝钗在《柳絮词》中说“好风凭借力,随我上青云”,不是什么豪言壮语,只是一个被束缚的灵魂对自由的渴望。就像林黛玉《葬花吟》中说“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一个意思。

薛宝钗的人生从谋划金玉良姻的一刻,就被注定了。后文刘姥姥见到的那个雪洞陈设的房间,就是薛宝钗婚后守活寡的象征。贾母说不吉利不是无的放矢。

金钏儿、玉钏儿被设定为贾宝玉的妾,预示金玉良姻必成,却以悲剧收尾。金钏儿、玉钏儿这对“金玉”,终究失其一。

闲言少叙,一时宝钗取了衣服回来,只见宝玉在王夫人旁边坐着垂泪。王夫人正才说他,因宝钗来了,却掩了口不说了。

贾宝玉犯了那么大错,王夫人不过才数落几句。这等教育,岂有不遗祸的道理?作者此时有意写宝钗明白了“七八分”,是替贾府流言和薛宝钗“投机”作掩饰。